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钟山资讯 > 旅游资讯 > >>返回

【文化讲坛之文物篇】南京抗馆英烈碑背后的故事

发布: 2019-01-10   浏览次数:12   字号:[ ]

  南京东郊紫金山北麓有一座抗日航空纪念建筑群,见证了中国长达14年的抗日空战史。该建筑群始建于1932年的航空烈士公墓,为纪念在淞沪初战中阵亡的空军飞行员,由国民政府航空署兴建。公墓建筑包括牌坊、碑亭、祭堂、功德碑、衣冠冢等。公墓祭堂前的东西两侧草坪上各有1块树立的石碑,每块石碑上镌刻6名抗日航空烈士的事迹。

  东侧碑(自右向左):

  全烈士正熹,贵州荔波县人,中央航校第2期飞行科毕业,任空军第二大队第十四队中尉本级队长,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四日驾机由鲁飞京到达时遇敌机多架,奋勇作战,壮烈阵亡,时年二十六岁,奉准,追赠空军上尉。

  游烈士云章,湖北汉阳人,中央航校第六期甲班飞行科毕业,任空军第二大队第十四队少尉本级队员,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四日驾机由鲁飞京,到达时遇敌机多架,奋勇作战,壮烈阵亡,时年二十五岁,奉准追赠空军中尉。

  张烈士俊才,湖南醴陵人,中央航校第四期飞行科毕业,任空军第九大队第二十六对少尉本级分队长,于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二十五日,驾机参加罗店战役被敌击中要害,机焚人亡,时年二十四岁。奉准追赠空军中尉。

  刘烈士粹刚,辽北昌图人。中央航校第二期飞行科毕业,任空军第五大队第二十四队上尉本级队长,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奉命驾机飞晋作战,由洛阳起飞中途迫降,与塔相撞殉职,时年二十五岁,奉准追赠空军少校。

  洪烈士冠民,广东梅县人,中央航校第六期飞行科毕业,任空军第九大队第二十六队准尉本级见习官,于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二十五日随分队长张俊才驾机参加罗店战役,被敌击中要害机焚人亡,时年二十四岁,奉准追赠空军少尉。

  蔡烈士振东,湖北蕲春县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无线电教练所毕业,任空军第八大队第三十队技副三级通讯员。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十五日随马丁机飞沪轰炸敌军,在京起飞后失事殉职,时年二十九岁,奉准追赠空军中尉。

  西侧碑(自右向左)

  范烈士涛,吉林延吉县人,航校第六期乙班飞行科毕业,任空军第三大队第七队准尉本级见习员。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十四日在滁州上空与敌作战阵亡,时年二十三岁,奉准追赠空军少尉。

  魏烈士国志,吉林延吉县人,中央航校第六期甲班飞行科毕业,任空军第八大队第三十队少尉本级队员。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十五日,奉命随马丁机轰炸上海敌军阵地,时年二十五岁,奉准追赠空军中尉。

  方烈士长裕,浙江慈裕县人,航校第三期毕业,意大利皇家轰炸学校毕业,任第八大队第三十队中尉本级副队长。于二十六年十月十五日奉命随马丁机轰炸上海敌军阵亡,时年二十九岁,奉准追赠上尉。

  袁烈士汝丞,陕西澄城人,第二集团军无线电信学校毕业,任空军第八大队第三十队技,副三级通讯员。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奉命随阵亡,时年二十七岁,奉准追赠空军中尉。

  杨烈士季豪,江苏上海人,中央航校第三期毕业,任空军第八大队第三十队中尉本级队员。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奉命驾机飞沪轰炸敌军返京时,不幸殉职,时年二十三岁,奉准追赠空军上尉。

  吴烈士范,安徽歙县人,中央航校第二期轰炸班毕业,任空军第八大队第三十队少尉本级队员,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奉命驾机飞沪轰炸返京时焚火殉职,时年二十三岁,奉准追赠空军中尉。

  这两块碑所刻12名抗日航空烈士,都牺牲于1937年,其中范涛、全正熹、游云章牺牲于南京保卫空战;方长裕、蔡振东、魏国志、杨季豪、吴范、袁汝丞在南京范围内因飞机失事殉职;张俊才、洪冠民因南京出发至镇江遭遇恶劣气候撞山殉职;刘粹刚奉命驾机飞山西支援八路军作战,由洛阳起飞中途迫降,撞魁星楼相殉职。除上述两块碑外,还有一块残碑卧在地上。

  这些烈士石碑是何年因何而刻?当时一共刻几块?种种谜团一直未解。笔者通过查询考证两份档案,由此揭开了这个谜团。

  据南京市档案局10050010176(00)0004号档案记载,这份档案是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向航空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在这份档案中,我们看到,始建于1932年的航空烈士公墓,此后在每年的3月29日举行公祭、公葬典礼,至1937年4月17日,已举行两次公葬,已埋葬的航空先烈共有40余人,每个烈士都刻有一篇传记,使凭吊者详悉各该烈士生前事略,籍资景慕,共提交了33篇传记。

  笔者还通过查证台湾空军档案文献发现,这12名航空烈士的名字都是在全面抗战初期南京沦陷前刻于此碑,其中范涛、方长裕、杨季豪、吴范、全正熹、游云章、刘粹刚等7名烈士殡葬于南京航空烈士公墓;蔡振东、于世昌殡葬于南京仁孝殡仪馆;

  1937年全面抗战初期南京沦陷前,共有23名抗日航空烈士殡葬于南京航空烈士公墓,除以上7名烈士外,还包括聂盛友、吴可强、汪雨亭、刘兰清、傅啸宇、马金钟、赵庸、张琪、李岳龙、曹芳震、张韬良、黄居谷、刘炽徽、乐以琴、戴广进、蔡志昌等16名抗日航空烈士。在这份档案中,笔者统计,共有40名抗日航空烈士在1937年的南京及周边地区的空战、失事中。

  笔者推测,这23名烈士应安葬于航空烈士公墓第三次公祭仪式中,且1937年南京沦陷前,应该至少镌刻了包括刘粹刚在内的28名抗日航空烈士,按照每块碑至多能刻6名烈士的传记,至少有5快这样的石碑,甚至更多。

  自石碑树立后,公墓曾历经风雨。1937年底,南京沦陷,公墓惨遭日军践踏,墓穴被破坏殆尽,甚至一些暂厝于祭堂未及安葬的烈士灵柩也被肆意侮辱和毁坏。曾经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公墓不被重视,遭到严重破坏,唯见孤零零、脏兮兮的牌坊和一片蒿草丛生、乱石成堆的荒冢野岭。

  时间终究没有将历史湮没。1985年至1987年,各级政府出资让公墓恢复了原貌。作为公墓的管理部门,中山陵园竭尽全力做好修复工作。现如今的左右庑、“航空救国碑亭”、祭堂等建筑就在彼时修复完成,祭堂后安放着178座墓碑。

  1995年墓园内又树立了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以及30座呈弧形排列的英烈碑,至今,以镌刻着4296名中苏、美、韩等国的抗日航空英烈,同时西侧树立了一座与东侧对称的功德碑亭。

  此后连续多年海内外航空界人士及广大烈士亲属更是积极捐款,提供修复线索及烈士珍贵档案史料。2005年8月13日上午,中国空军八一四空战首战告捷68周年前夕,这块两块碑举行了隆重的安放仪式。安放仪式上,南京航联会副会长曾人宗和南京航联会名誉会长潘寒操为重新树立的两块“英烈碑”揭碑。

  2009年建成了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至此,在紫金山北麓庄严矗立着集墓、碑、馆于一体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建筑群,成为世界上首座国际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2014年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被列为首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

  至今,这两块石碑及残碑仍被安置于祭堂两侧,供游人瞻养,见证了航空烈士的捐躯报国的英勇事迹,也能见证了航空烈士公墓的建设、保护及发展。(程薇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