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钟山 > 民国故事
【世界遗产讲堂之二】历史上的南京之“伤”与世界文化遗产
日期:2018-06-14 浏览次数:12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梅宁摄)

  如果以公元前472年越国灭吴后,范蠡在今中华门外的长干里筑越城算起,南京拥有近2500年的建城史。与西安、洛阳、北京一样,拥有过历史的辉煌和文化的积淀,而且是中国四大古都中唯一地处长江南岸的城市。孙吴、东晋、宋、齐、 梁、陈及南唐、明代、太平天国和中华民国先后立国于此,建都史长达450余年,故又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称。

  中国历史上建立的大一统王朝,除明代外,都是由北及南的统一。南京大部分时期作为偏安一隅、被统一的政权都城所在,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非但如此,南京以其政治经济、地理交通的重要性,首当其冲成为北方政权南下的兵锋所指之地。因而,南京比其他城市承受过更多的破坏与伤痛。“一国兴来一国亡,六朝兴废太匆忙。南人爱说长江水,此水从来不见长。”清代郑板桥浅白的《六朝》诗,虽写的是六朝的频繁交替,但其间所蕴涵的无奈感叹,同样适用于整部南京史。

  历史上南京的局部破坏难以尽述,一般公认大规模毁灭性的打击就有六次。第一次是东晋时的“苏峻之乱”,手握重兵的历阳内史苏峻不满朝廷,选择了“山头望廷尉”而起兵,在今梅花山击溃朝廷军队后,从青溪火烧东晋宫城,东吴以来的宫殿及各中央衙署付之一炬,府库财物被劫掠一空。

  第二次是南朝梁朝末的“侯景之乱”。“苏峻之乱”后,东晋在南京开始了新的一轮规划建设,形成此后南朝宋齐梁陈建康都城的基础。南京经历了200多年的建设发展后,被梁武帝接纳的东魏叛将侯景所攻占。侯景暴戾嗜杀,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所过之处,尸骸遍地。这个“倒戈将军”还非常厌恶文化,烧毁了东宫藏书三万卷,制造了场文化大浩劫。

  第三次是隋灭陈。也就是陈后主带着两位宠妃躲在井里被俘获之后,史载隋文帝杨坚下诏,将南京“荡平并耕垦”。不过,隋末天下大乱,杜伏威曾在南京建立过一个“楚”政权,史载其“修故宫而居”,这里的“故宫”显然指陈的宫殿,既修了还能住,说明隋未必把南京都夷为耕地了。不管哪种记载有误,南京这座六朝古都,地面留存至今的除了六朝石刻,再也没有什么建筑或文物了。

  第四次是金兵焚城。1129年,兀术号称率军10万南下攻宋,接连劫掠焚毁南京、杭州等地,江南人民又遭到一次浩劫。“金兀术”因刘兰芳评书《岳飞传》而家喻户晓,其实兀术不姓金,姓完颜,他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第四子,大名完颜宗弼。“兀术”是音译,这么称也可以,但“金兀术”就不对了,就像岳飞,总不能称“宋岳飞”吧。

  第五次是太平天国内讧及与清军战争。“老落榜生”洪秀全在广州捡了半部《圣经》,回老家郁闷之余拿出来加以改造利用,加上广西既没八旗,也无有绿营驻军,结果“星星之火”把大清国燎了个天翻地覆。进了南京城的“天王天将”,腐化堕落的程度比他们要斩杀的“清妖”有过之而无不及,其荒唐行径更是匪夷所思。“天京事变”相互残杀的鲜血染红了秦淮河水,享誉世界的大报恩寺琉璃塔也轰然被毁。1991年迪斯尼公司曾在不丹发行了一套怀旧的世界名胜邮票,里面有一张邮票的图案背景就是“南京瓷塔”和明孝陵石象,如果琉璃塔不毁,以它的影响力申报世界遗产倒是毫无问题。太平天国与清军来回争夺南京的战斗,给地面建筑文物造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明孝陵曾经金碧辉煌的享殿即毁于1853太平军攻打南京之役。1864年清军破城后,大火烧了七天七夜,南京城内一片废墟,几乎所有古迹的木构建筑均毁,只有砖石等烧不掉的建筑构件才得以幸存。所以,今天南京城古建筑的木构部分,全部为1864年后重建的。

  第六次是1937年12月的日寇屠城,这段惨痛的历史想必大家当已熟知,在此不作赘言。

  经历六次毁灭性打击后,南京民国之前布局完好、结构齐整、面貌依旧的重要地面文物屈指可数。而21世纪来临的时候,中国四大古都中,唯有南京没有项目申报世界遗产,这不能不说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尴尬,也是南京人民和城市管理者的心中遗憾。

  南京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在盘算家底后,把明城墙列为了首选申报项目。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考察后认为:明城墙申报的基本要求必须是200米之内没有高楼大厦,15米以内全部是绿化带。而当时城墙周边都是工厂、棚户,距离这种要求差得很远。同时,专家提出明孝陵适合申报。市政府也认为明孝陵基础条件较好,整治起来相对25公里长的明城墙也更容易些,即便如此,也历经各种困难,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智力,花了整整四年的时间,才让明孝陵具备了申报世界遗产的可能。(明孝陵博物馆 王韦)

  

  

  

  

  

相关信息